辟谷知识

辟谷静坐时气机的反应(二)

(四)头部的反应

讲到头部在静坐过程的反应,比其他各部分都较为复杂,从祖国传统的医学观念来讲,“头为诸阳之首”。所以它的作用也更大就丹道家的观念来说.它包括了后脑的“玉枕”关,头顶的“泥丸”宫,都是很重要的部分。从现代医学的现念来说,它与小脑神经,大脑神经,以及“间脑”与“脑下垂体”等组织有关,相当复杂。而且它与五官的神经细胞。都有密切直接的关联.因此修习静坐的人,常常到此而发生严重的问题。一般世俗所谓的“走火人魔”.也都是在这个阶段出了问题。头部的反应又可细分为三部分:后脑(玉枕)、前脑、间脑。

1.后脑的反应:

辟谷静坐的过程中,除非静默沉思之辈,只把心理意识的比较宁静的状况,当作静坐的功效,那就无从做进一步的探讨,相反,静坐的功夫愈久,必然引起生理的反应。当生理气机的反应,经过肾脏、腰、背以后,它就自然而然的会上升到后脑阶段。当这无形的气机到达后脑的时候,最为普通的反应,便是感觉神志不太清明,出现昏昏沉沉、进人似睡非睡的状态。在佛家修习“止观”或“禅定”的立场看来这叫“昏沉”,是修道的障碍之一。在道家某些丹法的立场来说,也有误认这是“浑沌”或“坐忘”的境界(其实是相似“浑沌”与“坐忘”的情况并非真实)。因为道家是依身起修,首先侧重在生理上的各种效能作人手的法门,所以认为这种现象是“养生”的妙境,这不能说是完全错误的观念。佛家是从心性入手,一下子便想抛开“身见”而进人性灵的领域,所以凡是“昏沉”或“散乱”,妨碍性灵清明自在的现象,统统须要扬弃。因此便认为它是障道的因缘,如果认清了原理和原则,佛道两家对静坐过程的异同,都不是“是非”的重点,只是所取的入手方法,各有不同的初步目的而已。其实,无论佛道两家如何的不同,一个人,总离不开身心的相互关系和身心的相互影响。即使不注重身体,但当你进人静定的境界,仍然离不开此身的作用,还须仰仗此身,然后才能打破这个躯壳樊笼的束缚。因此宋、元以后的道家,对于依身起修的理论,便有“借假修真”的说法了。

当气机上升到后脑而呈现浑然昏味的状态时,如果是体力不足或身心疲惫的人,他就会昏昏欲睡,甚至,连体力也不能支持静坐的姿势了。这种情形,应该是脑部的“氧气”不足,等于人在疲劳欲睡时,就自然要打呵欠一样的情形,倘使不是体力不足,是因为气机上升到后脑的关系。当他在似睡非睡的境界中,最容易引起的现象,首先便是眼前昏味,一片无明,渐渐的会进人似梦非梦的光景,犹如黄昏隐约的状态,这便是由后脑神经影响到眼神经的反应关系。许多人在这种状态中,便会像梦中见物一样,在昏昏迷迷中,看见许多事情和影像,可喜可爱的,可怖可悲的。种种情形,因人而异。它配合了下意识的作用(佛家唯识学中所说的独影意识),便会引起许多心理和清醒以后思想观念的种种变化,一般人所谓“人魔”,或者真的有了问题,都是出在这个阶段。其中变化情况,非常复杂,它和一个人平常智慧、思想、个性、心理、生理等,都有相互因果的关系,但和稳定的天眼功能没有什么联系:如果没有真正的明师指导,或者缺乏自信,缺乏健全的理智与正确的思想,实在很容易走人岔路。

倘使了解了这些道理,当时便不理会这些现象,正如过了黑暗的夜里,一定就会破晓一样。那么,只要经过这一阶段,便会稍觉清醒。或者眼前呈现点点的星头之光,或如萤火,或者有各种不同的光色。它都与自己内部生理的健康有关,所以才会出现在“内视”的境界里面。可是一般静坐的人,大都到此便自然而然地会想下坐,或者腿麻身僵而无法支持了。

如果是身体内部不真实健康,或者头脑与五官部分已有病根潜在,或者如中医所讲“上焦”有火,或胃部消化不良,以及其他肠胃病与各种轻重病症的关系,也可能因此而呈现眼角膜发红,或耳鸣、耳塞等似乎是病的现象。如果是牙齿有病的,很可能便有牙痛或牙齿动摇等状况出现。如果是有感冒潜伏在内,或者其他原因,在淋巴也可能会出现相似性发炎,或者头脑神经疼痛,或前后脑神经疼痛等症状发生。但千万要记住,这不是因为静坐而带给你不祥的毛病,实在是因为早已有病根在内,经过静坐而促使它的发现。换言之,这是因为静坐的关系,促使自己内在的体能发生自我治疗的功效。如果持之有恒,再配合医药的治疗,必然可使自己恢复健康。

辟谷静坐的过程中,当气机达到后脑的时候,是一大进步,虽然值得欣喜,但也是很麻烦而复杂的阶段。所谓值得欣喜,是说过了这一关,便可打通中枢神经与大脑神经部分的气脉,而渐人佳境了。所谓麻烦而复杂,是针对一般体能衰颓或脑神经已有病态而尚未发觉,或者是先天性即带有精神病态和心理不正常的人而言,每每到此一关,便发生许多歧路,甚至,中年以上的人,也很可能发生类似高血压的难受感觉。其实,绝不会有高血压的可能,只是感觉上难受而已。如果到此自作聪明,再妄用意守于上丹田—脑部,便会导致红光满面,而发生高血压的征兆了,一般世俗的观念,往往认为红光满面便是修道有成效,那真是大有问题的事,切不可错认。

其次,当气机到达后脑时,耳根可能就会听到内在奇异的声音,以及耳塞、耳鸣等感觉。这种现象,都由于气机到达后脑时,脑神经部分的气脉将通未通,因此受到气机的震荡而发生的脑波作用。如果其人的理智不够清醒,便会引发潜意识深处种种的幻觉。例如:有深厚宗教信仰的人,他便会幻觉为神异的声音,千奇百怪,难以缕述,但总不外与见闻、知觉、经验有关的事,彼此互相穿凿附会而已。甚至,有时候证之于小事,好像也颇灵验,因此便认为是他力的灵感声音,或误以为是神通中的耳通。其实,这就是证明心力的本身,它的确具有灵验的感应功能,而这些反应只不过是一种小小证验的现象,并非是真正的“耳通”,而且对大事也绝不灵验。如果妄信为真,必成魔境。若能不随境移,或者时常咽津纳气,放松头脑的感觉(这必须要有坚强的意志和毅力),放心引气下降,便可安然过此一关,而转入前脑。到此还必须注意,有许多学习静坐的人,在静坐的过程中,气机发生了变化时,心念的注意力,往往会被感觉的境界牵制,尤其到达脑部的时候,对感觉的注意力,更为强烈,因此促使小腹收紧,横隔膜上缩,甚至,还连带有胃口不开,食欲不振,大便不畅,或大便秘结等暂时的现象。如果偶然用些消炎剂或通便药等,也有帮助。但无论中药或西药,最好要有医学知识和经验,例如:中国医药认为肺与大肠相表里,心脏与小肠、又互为表里。有时为了调治便秘,运用气功而舒畅肺气,就能不药而通。心脏紧张过分,有时会引发膀胱的变化及小便的异常,例如:惊恐过度,不知不觉便会遗尿,或小便频繁,俗说吓得屁滚尿流,便是表明心理足以影响生理最明显的事实。学习静坐的人,倘使没有真正实验到家的过来人的指导,应该多多参照医理,可以帮助你不出太大的毛病。

2.前脑的反应:

在静坐的过程中,当气机到达前脑时,不如在后脑时复杂。它的反应,最有可能而极普通的现象,便是前额左右两边太阳穴的气胀,两眼皮垂垂而昏昏欲睡的感觉。如果体力气机较为充沛的人,便感觉眉心鼻根之处,有鼓胀或轻微刺激的感受。但杂念纷飞的情形,到此便自然减少而微弱。虽然神思与心境,并不清明,而带有轻度昏沉的感觉,但较过去发生的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压力,已经迥然有别。唯一不好的象征,便是容易引起眼睛的充血,而使眼膜有红丝如发炎的现象。并且到此往往眼现光景,或如一团太阳之光,或如月亮之光,或如点点萤火之光,有时闪烁不定,有时因定不变,不论闭眼或开眼,都如在目前,甚至,在这些光影中,可以看见人物并预知未来的事,因此,有人便认为这就是眼通的神通境界。有许多人因先人为主的观念,深入佛学道术的所知障,如执着圆陀陀,光烁烁等形容术语,就当为真实,而认为这种光明,就是自己性光的显现。禅宗呵斥为光影门头,道家认为是幻影,就是对此等初期现象而言。其实,这是因为气机在脑神经里闪烁不定,所以由,心念之力与脑波的震动互相排荡磨擦,而发出的暂时变化现象,并非真实。至于光色不定,那是由于腑脏之间潜在有未发病症的象征,例如:肾脏衰弱有病,往往便反映出黑点的黑光,肝脏衰病,光的反映则是青色;心脏衰病,反映则呈现红色;肺部衰病,反映白色;脾胃衰病,反映是黄色;胆衰病,反映是绿色;如果配合神秘的测验,凡是黑色光景者,主灾晦;青色主忧悲;红色主横逆;绿色主魔障;黄、白最为平安而吉祥。不过,这也并非一成不变的定法。须知“一切唯心”与“心能转物”的道理,“但得正身心,魔境可转圣”,只要在自己一念的邪正之间,深自反省检点心里的思想和行为,力加忏悔,才是正理。如果眼球充血不散,必须配合医药,自然有利而无害。

其次,停留在前脑的气机,有时因不知适当的调整和导引,便顺势而冲向鼻端、引发鼻窦神经潜在的病证,就会经常流清鼻涕,变成鼻窦炎的现象。有一派道家,认为这种现象,便是精气走漏的毛病,必须要搐鼻子,使其元气不漏,才不至失至宝,其实,这种现象,是不是精气走漏,姑且不加辩论,到此紧搐鼻子,倒不失为对治的良法。不过,如何紧搐,那是一大问题。最好而最有力的治法,必须经过医学的证验,确认这种鼻涕,并不带有浓汁或其他病菌,则只要净出鼻涕,然后倒吸再流的液体回去,如此多咽几天就可不药而愈.另人佳境了,如过此一关,便有内闻檀香气味,和各种香气的反应,那都是发自内脏正常的体香,并非完全是外来神秘的气息。

3.间脑的反应:

如果气机的冲力,过了前脑顺向鼻根下流的一关,能够随顺心力的导引而倒吸卜降,它便如形的回旋转到大脑与小脑的中间(间脑),而上冲到头顶部分。然后神思大定,身形端直,一般注重道家修炼丹法或内功者,便认为是督脉完全打通的现象。其实,并不尽然,切勿错认。这只是气机循督脉的变化,初步打开中枢神经,进而刺激间脑的作用,促使内分泌(荷尔蒙))均衡分布的最好象征而己。但往往有些人,到此而发生头顶刺痛等暂时的现象,或者会有头顶胀满、犹如有物压顶,或箍顶的紧箍现象。这都因为脑神经的气脉没有完全打通,或者因为被感觉过度牵引所造成。如果能够放松注意力,犹如舍去头脑而听任其自然,渐渐就会感觉头顶中心发生一股清净如水、异常舒适而下沁心脾的感觉。这种现象,在佛家修习禅定和修习上观法门来讲,即是轻安的前奏现象。因此,可使烦恼妄想减弱,而进人初步的定境,如果因此而有甘甜清凉的津液(由脑下垂体所发射的内分泌)下降,在道家的修炼方法而言,便认为是“醍醐灌顶”、“甘露须弥”或者形容它为“玉液琼浆”等等,而认为这是返老还童的长生药酒。虽然言之过于神秘,但对于人体的确是有祛病延年的功效。甚至,可使胃口大开,多食与饱食,可以随时消化净尽,并且完全吸收食物的营养;同时也可以不食而不感觉过分饥饿,或服气而耐饿。到此阶段,容光焕发,精神饱满,则只是附带的必然现象而已。

此外,在气机真正通过头脑部分(包括前后脑)的阶段,在头脑的内部,必定会有轻微的劈劈拍拍之声,这是气机将通未通之间,脑神经所引起的内在反应,这种声音也等于一个人用双手掩住两耳,可以听到自己心脏与血液流通的声响一样,不足为奇。这是脑电波震动的声音。现在西方神秘学的研究,叫做阿尔发脑波(a-确该ve)便是这种声音的作用。不过有时候,因为执着注意力或上焦有潜在病症时,往往会使头脑发生轻微的振动,好像得了头风病一样的现象。如果不懂得对治的方法,不能放松感觉的注意力,便很讨厌地成为惯性的病态。倘使知道清心宁静、凝神专一的心地法门,便自然而然会进人如上所说“轻安”的定境了。如果生来秉赋特别聪明的人,虽然没有学习静坐可能在少年或青年的时候,也自然会有如此现象,但是从医学的立场来讲,这也可以叫它是并非病症。

当气机经过这些逐步反应以后,它还盘绕在脑部的时候,最大的可能,就是头脑部分经常有胀痛难受的感觉,或有沉重昏睡的情况。甚至,影响眼神经、耳膜、牙龈、鼻腔等处,发生类似病痛的现象。或者有头重足轻、脾气急躁,容易发火,以及精神亢奋、大便秘结,不易人睡的反应,即使睡眠时也是夜梦不宁。有关这些现象的发生,还须视个人的年龄、性别、生理和心理的健康状况而有差别,并非个个必然如此。而且因静坐的反应所发生类似病痛的感觉,并非真如生病的痛苦,大可不必为此害怕静坐!

总之,静坐到了气机上行达到脑部的时候,至少已经有了一段效果,极需要“沉心守静”,等待气机下降到喉管、胸部、胃腔、小腹经过肾脏部分而到达生殖器官的顶尖。这一路下去,便是道家和《内经》医理学所谓的“任脉线路。”

五)“任脉”线路上的气机反应

1.任脉的重心在于中宫。戒烟贴晒后25岁眼霜排行榜2013护手什么减肥产品效果好润肤什么牌子好去皱顺丰快递价格查询推荐邮政快递单号查询瘦腰什么护手霜好睫毛膏效果好的丰胸产品推荐磨砂去角质什么牌子好去黑头收缩毛孔产品哪个好

道书及中国医学所谓的“中宫”,只是一个抽象的名称。它主要的器官,就是胃腔,也可以说是“胃”部。五行为土,“四象五行皆藉土,九宫八卦不离土”。脾胃对于一个人的健康长寿和养生修道,实在是太重要了。

静坐到肠胃有气机在滚动,乃至气机鸣荡,内在有如气泡声音等感觉的时候,这便是初步的第一征候。之后,往往有食欲亢进,或者感觉气满而不思饮食的现象。如果有了食欲亢进的情形,必须要节制饮食,不可贪图口福之欲而过分吃饱。但在此时必须注重好的营养,促使真能吸收融化,倘使有气机胀满不思饮食的情形,应当酌量减停饮食,以待有食欲的需要时,再慢慢的少吃多餐,以资补益。

其次,在“中宫”胃部有了如上所说初步的第一征候发生时,也很可能在同一时期,便有打呃、暖气、放屁等现象。有些学道人,看丹经道书,认为放屁是走漏“元气”的事,拚命紧撮谷道,忍屁不放,弄得浊气薰蒸内脏,至使面黄肌瘦,或者引起便秘,内外痔疮,乃至其他的内脏病症,不一而足。其实,真正的元气不可泄漏之说,并非是指在此过程中的屁气,那是别有道理。总之,当此过程,暖气、放屁大可任其自由一番,以便肠胃真正清理净尽。

另外有两种现象,特别值得注意:一是打长呃和嗳长气。这是胃气上行,将要冲通食道管的象征。等到食道管的气机真正冲开以后,便头脑清新,胸怀舒畅,而且由头顶降到“唾腺”所流出甜密清凉的津液,滑滑而来,源源充满口腔。这便是丹道书籍上所说的长生之酒,甘露自洒的征候,也有用“玉液琼桨”的神妙名词作譬喻。另一种是大便频繁类似泻痢。一个普通的人,如果有了大便频频,甚至有泻痢疾屙水等情形,当然是有严重的肠胃病,或者是急性肠炎等病症的现象,但无论属于哪种病征,毫无疑义的,它给予人的感受是痛苦的。倘若是因“静坐”发动气机的原因,虽然有大泻或屙水等现象,但并无痛苦的感受,而.且头脑、内脏反有一种清新舒服的感觉。虽有轻微的软弱之感,但无大碍,等泻到最后,出一些稍带紫黑色的粘液,便是肠胃的积滞,真正清除净尽,自然而然就会停止泻泄了,如果是专门从事养生修道的人,经过这一阶段以后,心境的静定境界和生理上的感受,一定会进人另一新的状况。但对饮食起居,必须适时适量,特别知道谨慎,不可贪图口福而过饱或乱吃东西,总以恬淡为宜。尤其对于男女之间的性行为,应该特别守戒。如有家室之人,难于免

俗的,至少要作到“寡欲”为上策,倘使违反了上述男女饮食的告戒,又须“静坐”功夫,浪费时日,而再度发生泻泄等现象。一般“静坐”修道的人,“屡成屡败”的经过,这也是其中重要关键之一。至于纵欲无当者,更不在话下了。

2.中宫胃气的发动和食道管。

人体自喉头部分开始,便分为食道(后),气管(前)两节。如果气管系统有了疾病,或者碰到伤风感冒等情形,便有咳嗽喘气等现象发生,而咳嗽的情形,又有干咳和痰咳等差别。干咳,大多由于支气管炎所致。可是有些痰咳,便和食道管连带胃部的病症有关。但在“静坐”修道者来说,当“中宫”气机发动,有了打长呃、嗳长气的现象之后,便会感觉胸膈之间俨如有物堵塞,欲吐之为快而又不能畅所欲吐,等到上行气充满,忽然咳嗽带有混浊灰暗色的浓痰,便是食道管初步打通的征候,道家对这个部分的名称,叫“十二重楼”。密宗对于这个部分的名称,便叫作“受用轮”(喉轮)的脉结,事实上.都是指由喉头开始。连带食道管而直下胃口一带的系统。密宗的修炼者认为,打通了“喉轮”气脉,便可没有妄念烦恼。其实,这也是笼统的说法。真正打通了“喉轮”部分的气脉以后,可以做到减少无明的烦恼;换言之,就不像普通一般人们因胸怀烦恼而产生情绪烦躁的情形,并非完全可以到达不起妄念,但至少有可使无明妄念减轻的作用,因为完全做到妄念不生,那还得靠心理上的定静功夫,不是全凭生理的作用即可一蹴而就。

3.有关道家上下“雀桥”之说和舌抵上颚

等胃气上行,打通食道管以后,则胸间“膻中”部位,自然有豁然开朗之感。甚至,守静之人,还可感受—听到心脏部分,似乎有劈拍开裂的声音,犹如佛家所形容的有“意解心开”的感觉。此时俨如有物下沉,气人小腹,舌尖上翅的自然反应发生。进而可以直立接触到小舌头部分,内卷而封住喉头,使呼吸之气、自然由轻微无声而达到接近停止的状态,这种情形,便是道家丹经所说的架起“上雀桥”而登梯的现象,对瑜伽术的静坐法而言,这是真正自动作“瓶气”的功夫,停止呼吸的作用。于是,后脑神经震动所生的“天籁”鸣声和震动的异声,所谓“脑后鹫鸣”、“眼现金光”的现象,便自然而然愈加清晰,心境宁静无妄的境界,也愈来愈加清明。

虽然如此,但自“中宫”胃部所起的下行气,是否真已进入下丹田,还是值得特别注意的问题:倘使从一般已经有过性行为或变相性行为经验的人来讲,真正气归丹田气海,并不如此简单。因为当下行气将通丹田气海的时候,小腹和耻骨以上的神经,都自然而然会有刺痛的感受。等到这种刺痛感觉完全过去,气机直达“海底”(会阴)摄护腺部分而贯到生殖器(女性仅到子宫部位)时,只须稍加注意,便会自然收缩回转。摄护腺乃至会阴部分,都会自然生起紧缩的情形,丹田(小腹)充满发生内呼吸(指小腹内在的轻微呼吸的现象),这便是道家丹经所说的“下雀桥”的作用。再进而到达口鼻呼吸与内呼吸完全静止,生殖器收缩和睾丸的收紧,就如婴儿小孩的状态,这便是一般道家丹经所说的“马阴藏相”的初步现象,到此饱食多吃和服气不食,都无所谓,便可真正实证到“静坐”的初步功夫。但是距真正打通“任督”二脉和修道人定,超越人天的境界,仍然还有一段并不短暂的距离。

六)适时辟谷和四肢的重要性

倘使真从本身“中宫”的胃气发动,上通食道管“十二重楼”,舌头自然而然上雀桥直接脑下垂体散布的分泌腺体,随时咽食清凉甘芳的液体,就可渐渐达到不需双鼻呼吸通气,自然而然做到了停止粗呼吸的往来。这是瑜伽术中强制修炼壶式 “瓶气”,和道家强自闭气所希求的难得境界。到了这种程度,对于饱暖饥寒和外界的寒温暑湿、便能产生较强的抗力。甚至,可以做到不思饮食,自然减少睡眠。但必须由明师指导,适当地减除饮食,乃至暂时不食,方可渐渐深人初步的一种定静境界,从而体会非平常的感受所能领略得到的滋味,可是到了一个阶段以后,仍然需要好的饮食滋养,才能更加充实内力而打通性腺部分,而达美不可言的景况了。至于哪样程度才可暂停饮食?哪样情况需要重新补充饮食?那就要看修习人的实际进度而定,不能纸上谈兵似的妄加预言了。这种情形,过去在道家丹诀上,称之谓“火候”,等于煮饭烧菜的火功一样,需要当时的心领神会,不是完全呆板接受而不变的。

“大腹便便”是“拔苗助长”的结果。当任脉通畅的象征稍有“火候”,也就是内呼吸(小腹丹田部分的呼吸)有了作用时,大多数都会随着这种作用,自然气沉丹田,变成“拔苗助长”的现象。因此造成小腹充实,外形突出犹如一个圆鼓状,而俨然以沾沽自喜,自认已经达到“丹田有宝休寻道,对境无心莫问禅”的境地。其实,这是非常糟糕的现象,如果一味妄加注守丹田,就会引起肾脏、性腺、大小肠部分种种的负效应,更不容易打通带脉的气机。此时必须注意稍微用意收缩小腹,迫使气机自然打通带脉范围,但又不可过分用意,造成感觉上达过着相的流弊。如此久而久之,气机由会阴(海底)部分,发动后循左右两大腿的大脉管而逐步逐节下行,一直到达两脚足心为止,渐渐消除盘腿而坐的酸、痛、胀、麻感,足踝骨且每一节神经、每一细胞。都发生暖、软、轻、乐的快感。甚至,不但想打坐,而且还喜爱盘腿久坐,贪图其乐而人于轻安舒适的妙境。由此境界再加沉静止定久了,气机

再循督脉的腺线路,上冲腰、背,畅通左右两肩脚的神经丛而达于两手指尖和手心。全身软化,融融陶陶,而有“柔若无骨”的感受。然后气机的感受,再循小脑(玉枕、泥丸)上行而到达前脑部分,随着细如无有的极微呼吸,沉沉下降,充满全身而畅通四肢,平常所有身体存在的感受,此时几乎毫无感受,恰如老子所说的。“专气致柔,能婴儿乎!”到此地步,才可勉强说是任督二脉初步暂通的象征:从修习静坐而希求健康长寿的目标,或进而追求修道的效果来说,打通两腿神经下行气的重要,比起打通任督二脉的重要,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七)打通“左右脉”及“中脉”的征象

实际上,“任脉”难以打通,比打通“督脉”尤甚,且不是逐步下降的。道家相传的术语所谓“一脉通时百脉通”,就是指打通“任脉”而言。换言之,真正打通“任脉”以后,如“密宗”与“瑜伽术”所谓的左右二脉,也便自然畅通回旋而无障碍了。静坐的功夫,必须到此境界,那么才可由技而“进乎道矣”。同时距离打通中脉的远景,才有希望。

在打通“中脉”之前,当然先由左右二脉的畅通开始,但左右二脉的通畅,也并非只靠“瑜伽”的呼吸气功便可奏效。真正打通左右二脉的人,外形上可以证明,从头颈的圆满状态和颈部左右两大动脉管的平满,以及颈有圆圈的象征,可以得知。否则,尽是误人误己的空谈,毫无实义。

如果功夫到达“奇经八脉”完全打通,有了“冲气以为和”的境界时,那便有庄子所谓的“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此时“中脉”的功能发动,首先便有引伸上下通于无际的觉受,自然而然便呈现“万里青天无片云”的睛空境界。甚至,无论白天黑夜,满天繁星呈现眼前,犹如“掌中观庵摩罗果”一般,平常所有的知觉和感觉状态,一起忘却无遗。所有人我是非等等世俗观念,完全远离消散。

但“中脉”的打通,并非就是全部道果的完成,严格来说,打通“中脉”,也只是人道基础的真正稳固而已。从此以往,前途更加微密浑邃,更须仔细努力。

四、打通气脉的意义       

依照静坐的正规法则,倘若气机通过“任”、“督”二脉,则会发生犹如道家所谓的“大周天”与 “小周天”的种种景况,而且都有正规而准确的反应;乃至犹如密宗所谓的三脉四轮都打通以后,又应该怎样,才是合于修道的规范呢?这个问题,倒是极为重要的问题。就一般修炼丹道者的立场而言,对于气机通行“任”、“督”二脉,运转“河车”而契合于大小“周天”,向来都视为是无上的秘诀。

但是很多人都忘了“河车”运转,转来转去,又转到几时为止呢?须知“河车”运转,气通“奇经八脉”,那只是静坐和修道的开始筑基。它对于健康祛病,不无功效,而对于修道与证道,那只算是开步走向轨道而已。“河车”运转和气通八脉以后,到了某一适当阶段,气机就自然的不再转动,那时由于气机的充量不动,身体渐感轻灵暖软而达到“忘身无我”的境界。此时才能豁然自省,认得“圆陀陀”、“光烁烁”的性命的本元。它确然与后天有形的身体可以分离与和合。然后再把这一灵明的性命之本,重新浑和这个后天的身(炉)心(鼎),继续锻炼,如此才可以使得此身此心,能分能合,而奠定修道与证道的坚固基础,这样才算是有了初步成果。

但是对一般学习静坐和修道者而言,能够达到真正的“河车”旋转而气通八脉的,已经绝无仅有。何况过此以往,真能了解身心性命的可以分离,可以凝合的境界,实在万难得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